(本篇文來自"繁星閣"/蔡小佳)

自從之前起心動念心血來潮要來給塔羅元素做個大整頓,

至今期間仍不斷地在蒐集相關案例與資料, 也不斷地發現很多窒礙難行的部分.

自大至小的架構及內容必須鉅細靡遺地一應俱全, 毫無疏漏, 其實是有著相當大的困難度.

阿~ 我知道這得需要時間和經驗慢慢克服的, 急不得.

 

除了元素, 在牌義上的許多發現, 也都開始一一地在資料庫裡統整;

與客戶之間能維持良好的互動, 教學也逐漸地上了軌道,

一切緩慢而沉穩的前進, 感覺很好.

 

人生是需要有夢想, 但不見得一定就得多偉大.

能夠這樣擁有著自己喜歡的生活, 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, 能這樣開心就好.

 

問我為何對塔羅會有著如此執著的熱誠, 其實我也不知道.

塔羅或者其他種類的命理, 對我來說, 就像是雞腿飯和排骨飯的選擇一樣.

沒有好壞, 就只是喜歡而已, 很簡單.

沒有理由,也不需要理由.

 

剛好出現的機緣,剛好認識了塔羅,剛好成為了我想持續熱情的興趣.

它輕輕地出現,卻成為我生命中重重的力量.

 

會來占卜的人,是因為遇到了問題.

想尋求的解答,就不過檯面上的五張牌而已.

光是這五張牌,就可以說盡整個故事,就可以是心上完整的苦或樂,真的一點不誇張.

五張牌所背負的責任是何其重大,在透過許多問卜者的眼淚背後,我深深地感受到了.

因為不是親身體驗的事,感受就如同故事般地客觀而輕微.

 

然而,這舉足輕重的傳遞角色,卻讓我感受到自身的責任重大.

情緒是一時的,但影響卻是長久的.

真正重要的東西,眼睛是看不見的,唯有用心才能識讀.

 

就是知道擁有著這樣的影響力,所以在解牌時我也特別地留意.

不是留意該說不說的抉擇,而是留意著,別傷了心.

知道真相傷人心,我會透過更圓融的角度讓問卜者體會,任何事都不該只用單一個角度去解讀.

該說的要說,但可以選擇的是能用哪一種方式去說,才是最重要的.  

 

而占卜師畢竟和專業的心理醫師是絕對不等同,也不該有模糊地帶的.

就算我再如何珍愛研讀心理或哲學方面的知識,但興趣畢竟是不等同於專業,

要拿來執業的,就必須負起相對的道德責任.

所以,我儘量依照著牌面意義給予適當的建議,再能給的,就是朋友的傾聽.

這樣的傾聽,讓我見識到了很多很多我這輩子都不可能經歷過的人生,

人生百態,讓我大開眼界.

 

很多閱讀過我的文章的人們,總是好奇我的感情經歷究竟有多豐富,能寫出一篇篇那樣的文章.

但其實非常單純,說真的,我沒有很多經歷.或者說,沒有聽見的那樣多的經歷.

所以,我的文章素材都是來自問卜者提供的親身故事.

真實的心碎,固執的堅持,打死不退的傷懷.

然後,加上我感同身受的情緒,透過文字,把大家的故事化為一篇篇的淒美,分享感受.

分享這樣那樣的情緒,這樣那樣的浮生若夢.

 

牌面上簡單的一張高塔,卻能掀起現實世界的暴風雨;

一張緣分牌,就可以勾勒出多多少少的夢幻,多多少少的眼淚.

像是看見了判官的生死簿一樣,人生的經歷就像是地圖,到了哪個點就發生什麼.

好好壞壞,對對錯錯,這樣那樣的選擇,再如何小心,也都還是在地圖裡.

無論再深沉的痛苦,再不可能的轉變,再不可思議的機緣,在地圖裡就只是一個符號罷了.

說起來殘忍,但現實真的就是這樣.

 

看多了他人的風風雨雨,很多事,感受再如何深刻,但輕輕放下也就過去了.

想留住的,不該是留不住的;曾經再如何地執著,過去了也就都不算什麼了.

但當下的情緒是那麼地真實,那麼地左右著生活的喜怒哀樂,

眼下的困難都跨不過了,更遑論看見以後的美好.

能給的安慰,都毫無作用.

 

來問卜的,想找希望.

我輕輕地說出解答,不否定希望,儘管事實再如何絕望.

這不代表我粉飾太平,或有失公允,我所認為的是,

命運再如何註定,總也是有可以轉彎的地方.

這點人為的可能性,是不容否定的.

何況塔羅也不是完全宿命的論法.

 

事情沒有絕對,正如同塔羅裡沒有絕對是一樣的.

壞的事,其實也會有好的獲得,

好的事,卻也會有失去的部分;

再壞的牌面,也不是完全無可轉圜的地步.

再好的牌面,也不見得就一定完美無缺.

一體兩面,真的不是那麼絕對可以說死的.

 

我不做判官,不定生死,該如何做也不是我該操控或代做抉擇的權限.

但不完全悲觀,也不完全樂觀,

努力地鑽研出牌面所欲傳達的忠實且準確的意義,才是我追求的.

為此,我將一直堅持下去.

 

謝謝一直以來支持著我的新人舊人,你們所給予我的溫暖,是我前進最大的原動力.

人不需要多偉大的夢想,卻可以因為夢想而偉大.

如果對他人有那麼一丁點貢獻,那麼,就有我堅持的價值了.

對吧^^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inyspot 的頭像
tinyspot

繁星閣

tinysp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